搜索

进入新时代: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对安全健康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


我们的愿景:


让中国民众成为有较高安全素养和终身安全能力的人

本站首页 | 会员中心 | 注册 | 登录

新生命教育是拓展生命宽度实现社会和谐的途径

来源:
搜狐网
2018/11/22 17:57
浏览量

 

 

  《中国家庭应急网》马克思曾指出“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生命的宽度,实际上讲的是生命的社会空间问题,是指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人之间有着和谐共生的关系。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恰恰生活在一个正在被割裂和肢解的空间里。

  首先,从人与知识的关系来看,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人类创造的知识在以几何级数般的速度快速增加的同时,人与知识的割裂,知识在造福人类的同时成为奴役人的力量。

  当今世界,专业分工越来越细化。但正是科学发展中的专业化,意味着这些专业化知识通常是以割裂事物的整体、剥离存在的背景为代价而实现的,这些知识自身往往并不能互相连接。学习者需要在完整掌握知识后进一步地融合,才能建构出自己的知识体系,才能在生活中形成把握和运用这些知识的能力,才能让生命真正被这些科学的成果滋养。由此在大部分人中,人与知识之间已经形成了割裂。

  20世纪80年代末之前,各个国家课程标准是以内容标准为特点,课程教材都是以学科的知识体系为统领,关注的是知识的完整性、系统性和全面性。知识成为教育至高无上的目标。随着科学知识在人们心目中地位的提升,人们似乎忘却了自身的存在,进而导致了科学知识对于人的生命存在的某种控制。美国哲学家蒂利希认为:以科学知识为代表的“控制性知识主张控制实在的每一个层面,人实际上变成了控制性认识认为他应该是的那种东西,即诸物中的一物,主导性的生产和消费机器中的一个齿轮,非人化的暴政之对象,或者标准化了的公众交流之受体。认识的非人化造成了现实的非人化。” ?

  这样的教育,在某种意义上讲已经不是在发展着每个生命,而是刻意加大了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并使得那些学有所长的人,由于掌握了“控制性知识”而获得了对那些此类知识不多不深的人的控制权。知识由此而变成了一种权力。在学校里,师生之间的关系变为控制与被控制;在社会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同样如此。由此形成的是人与人之间的割裂,因为生命的缺失,生活也随之逐渐被异化肢解:流水线加速了生产的进程,却也把活生生的人异化为整体流程中的一个零件;城市保障了人的舒适生活,却也破坏了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

  其次,从人与人的关系来看。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一个“地球村”的时代。人与人的联系已经非常快捷便利,无论你在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随时联系到你需要联系的人。但是,奇怪的是,人与人的关系并没有变得更加和谐,人与人的交流并没有变得更加频繁。相反,人与人的疏离感、孤独感更强烈了,人与人的情感联系和深度沟通也更稀少了。

  近年来,网上盛传一个故事:一位二战期间在纳粹集中营饱受折磨的犹太幸存者战后成为一所中学校长,他每年会给每一位新教师一封信,信中写道:“亲爱的老师,我是一名纳粹集中营的幸存者,我亲眼看到了人类不应当见到的情境:毒气室由学有专长的工程师建造;儿童被学识渊博的医生毒死;幼儿被训练有素的护士杀害;妇女和婴儿被受到高中或大学教育的士兵枪杀。看到这一切,我疑惑了:教育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的请求是:请你帮助学生成长为具有人性的人。你们的努力决不应当被用于创造学识渊博的怪物,多才多艺的变态狂,受过高等教育的屠夫。只有在使我们的孩子具有人性的情况下,读写算的能力才有其价值。”这个故事是真是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一针见血道破了人与人之间的疏离与冷漠可能导致的后果,道破了现代教育的危急处境:当教育和生命分离,不仅生命会失去自我实现的价值,教育还会成为残暴的帮凶。

  人,被誉为万物之灵。然而,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告诉我们:没有任何生物能够像人这样,不仅残害剥夺其他生物的生命,还会更为残酷地杀戮同类。如今战争虽然已经成为历史,但区域的战争从来没有停止过,而上述的这一教育困境,已经换了一张面孔正潜伏在我们的周围。无论是“独狼式”的恐怖袭击,以孤身只影持有大规模杀伤武器行凶,还是恐怖组织、非法武装精心筹划的人间惨剧,尤其是那些忠诚于某种精神、某种信仰而向他人举起屠刀的人,这些人与事形成的原因错综复杂,但有一点十分清晰:对和谐的社会形成了巨大的破坏力杀伤力。

  再次,从人与自然的关系来看。愈演愈烈的环境问题也使生命遭遇前所未有的威胁。联合国《世界自然宪章》指出:“生命的每种形式都是独特的,不管它对人类的价值如何,都应当受到尊重。为使其他生物得到这种尊重,人类的行为必须受到道德准则的支配。”人类在世界上并不是孤立的存在,正是丰富的各类物种形成的生物链,让人类得以栖息与繁衍。

  但是,如今全世界的物种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灭绝。据2015年6月的英国《卫报》报道,科学家警告说,20世纪物种灭绝的速度可达人类活动出现前的100倍,现代世界正在经历着物种的“第六次大灭绝”,而上一次类似的灭绝事件终结了恐龙时代。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原因是复杂的。但毋庸置疑,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人类并没有把许多生物视为生命,随心所欲地虐杀是家常便饭。

  一般而言,生命的宽度主要通过养成和交往来拓展,即分别从个体自身与社会互动两个维度、两种路径来构建个体的社会生命,让个体获得社会属性,拓展生命宽度。帮助个体积极拓展社会生命的空间,是教育的重要职责。

  所以,针对个体社会生命的发展需要和亟需解决的现实问题,针对人类社会面临的困境,我们试图以新生命教育,弥合知识与生命之间、生命与生命之间的裂痕,通过“生命与养成”、“生命与交往”这两个方面,共同构筑个体的生命宽度。

  从马斯洛的需求理论而言,自觉的养成与积极的交往是满足个体生理、安全、社交、尊重和自我实现需求的重要途径。从具体实践来看,自我养成而形成的道德互认是个体交往的必然前提。否则迟早会沦为一种纯粹工具性、目的性的功利性交往,很难发展成为一种广阔的、敞开的社会关系,生命宽度就无法得到拓展。社会交往也是自我养成的通道和目的。个体的自我养成都是基于一定社会交往条件下的,是自我需要和社会规范的统一。新生命教育通过“每月一事”的科学安排,螺旋式地培养学生的良好行为习惯;通过人际交往知识与技能的学习,帮助学生形成良好的人际关系,努力让学生做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立立人己达达人”,做一个受人欢迎和尊敬的人。

  由此,个体通过自我养成和社会交往,将有力拓展社会生命。个体拓展社会生命的过程,实质上也是个体进行社会化的过程。我们强调社会是人的社会,改变个体、重塑个体是推进社会变革的主要途径。通过新生命教育,我们致力把碎片化的知识统领融合为智识,真正实现知识、生活与生命的深刻共鸣,帮助个体拓展生命宽度,进而以生命影响生命,以生命唤醒生命,用生命推动生命,让养成和交往成为个体生命的自觉与互动,让教育生活成为社会生活不可忽视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一群成功社会化的个体之间编织出的紧密的联系,将有效保障社会的安稳和谐,如此全力助推个人的完整幸福与社会的安定和谐。(来源:搜狐网,作者:朱永新,原标题《新生命教育的价值与意义》节选)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家庭应急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特别提示】获取更多家庭应急资讯请点击进入中国家庭应急网新媒体统一入口,一站式关注中国家庭应急网官方网站、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家庭应急网微博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