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进入新时代: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对安全健康的要求日益增长


我们的愿景:


让中国民众成为有高急商和终身安全能力的人

本站首页 | 会员中心 | 注册 | 登录

中国家庭应急新媒体

关于我们  本站专稿  在线留言  服务提示  2018 Copyright ©   中国家庭应急网 版权所有   邮箱:china@jtyjw.cn   备案号:赣ICP备1400743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中国.南昌.西湖区抚生路388号   邮政编码:330025

家庭应急网微博

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家庭应急网手机app

中国家庭应急网官网

温元麟:中越战争解读

来源:
世界应急博览
2019/02/17 21:38
浏览量

 

    中国家庭应急网编者按:在对越自卫反击战40周年之际,特将温元麟教授原创作品《中越战争解读》全文刊载,以飨读者:

 

 

目录

一、关于这场战争的提法

二、中越两国关系与这场战争的起止

(一)若即若离时期

(二)追随中国的“同志加兄弟”、中国对越南无私援助时期

(三)越南人事变故扩张反目、中国教训越南时期

(四)停战新时期

三、战争过程

(一)战前准备

1、政治上的准备

2、外交上的准备

3、军事上的准备

(1)明确指导思想

(2)调兵遣将

(3)箭在弦上

4、后勤保障上的准备

(二)战争打响

1、舆论表态

2、陆海空全面展开

3、双方投入

4、战争阶段

5、东西战场

(1)东线战场

(2)西线战场

(三)撤军

四、战争影响

(一)各国态度

(二)边境轮战

(三)华裔落难

(四)双方损耗

(五)越南之见

(六)中国收获

1、政治上的收获

2、改革开放的提速

3、强军步伐的加快

一、关于这场战争的提法

对于中越战争,中国官方称之为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或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在民间则习惯称作对越自卫反击战;越南称之为1979年北部边界战争或越中边界战争;国际上则又将其视为第三次印度支那战争的一部分。它是指于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爆发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以下简称中国)和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以下简称越南)之间的战争,以及其后中越两国在边境地区的武装冲突。

二、中越两国关系与这场战争的起止

(一)若即若离时期

历史上,越南地区一直作为中国的郡县归属在中国的行政区划中。最早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时候,就曾在越南设立交趾郡。随着五代十国末年越南王朝从中国南汉独立,以及宋朝收复安南失败后,越南才正式成为被中国政府承认为独立的藩属国。明朝永乐年间再次成为中国的属郡——交趾郡。

(二)追随中国的“同志加兄弟”、中国对越南无私援助时期

近代以来,越南沦为法国殖民者的殖民地,中国沦为半殖民地,两国命运相关,作为一衣带水的邻国,唇齿相依情同手足。越共老一辈革命者都有在中国战斗的经历,中越两国共产党在各自的民族独立解放斗争中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越南领袖胡志明主席曾在广东参加过中国的大革命。1951年印度支那共产党召开二大改名为越南劳动党时,将毛泽东思想作为指导思想写入党章。而两军历史上更产生了著名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越南人民军双料少将洪水(阮山)。不仅如此,中国更对越南灌输了我军优秀的作战经验,所以越南擅长游击战也就不难理解了。

在越南抗法斗争中,新中国派出了军事顾问团指导越军对法作战,取得了奠边府战役的胜利。美国入侵越南的战争爆发后,中国发起了抗美援越运动,派遣防空部队和工程部队进入越南,作战三年,击落击伤三千余架美机,牺牲千余人,不断地向越南提供大量物资。在越南抗法、抗美救国的三十年间,中国约提供给越南折合二百亿美元的援助,大力支持了越南的解放斗争。

 

中国人民解放军援越高炮部队在越南守卫北方的桥梁

(三)越南人事变故扩张反目、中国教训越南时期

1969年,胡志明逝世,黎笋上台,取得北越领导权,并在1975年击垮南越政权统一越南。1976年,黎笋将越党第一书记改称总书记。与胡志明的亲中相比,黎笋则主张亲苏。

随着黎笋上台和越南统一,黎笋集团自恃赶走美国,并有苏联支持,装备有苏式、美式、中式武器,便开始自称“世界第三军事强国”,其地区霸权的野心也随之膨胀并迅速走上了扩张的道路:

对老挝和柬埔寨,越南提出了一统三国的设想,“要在尊重三国人民意愿的基础上,最终建立一个独立、自由、强大、繁荣的越南、老挝、柬埔寨联邦。”那时候,老挝革命成功,政府亲越;而柬埔寨却不买越南的账。1978年,越南在苏联的支持下,打着解放被红色高棉奴役的柬埔寨人民旗号,向柬埔寨发动了入侵,并迅速占领了柬埔寨全境。

对中国,黎笋于1977年进行了正式访问,在明确得知中国极力反对他关于建立“大印度支那联邦”的主张后,一回国便立即开启了全面的反华之路。他依仗苏联的支持,对中国忘恩负义、反目为仇,采取了一系列的敌对行为。一方面,越南在国内大规模排华;同时,对中越边境的陆地、海洋提出主权要求,宣布将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等岛屿纳入其版图范围,出兵继承了越南共和国(南越)对南沙群岛部分岛屿的占领,并竟敢与中国发生边境冲突,而此前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是明确表示南海诸岛为中国领土的。

中国方面,自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开始与苏联关系交恶。1969年3月,中苏爆发珍宝岛冲突。进入七十年代,冷战后期的中国与苏联持续处于敌对状态。此时的苏联,一直想拉拢越南形成对中国南北夹击的态势。老一代的中国领导人早就看到这一点,尤其是同越南关系逐渐恶化,越南投靠苏联倾向逐渐明显的情况下,如何突破战略上的不利形势以达到对抗苏联的目的,就日益成为当时中国的迫切需要了。

1978年9月29日,越南加入苏联为首的经济互助委员会。苏联出于牵制中国的目的,1978年11月3日与越南签订了带有军事援助性质的《苏越友好合作条约》,支持越南在印度支那半岛的扩张。

对中国来说,越南在北方蚕食中越边境,1978年底在南方侵略中国盟友柬埔寨,这是赤裸裸的地区霸权主义,是对中国周边安全的严重威胁。为了支援柬埔寨的反侵略斗争,使越南陷入两线作战的环境,并且为了维护边界安全。1978年12月上旬,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发起惩越作战,并发布了战略展开命令。至1978年12月底,已有30多万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集结在中越边境地区严阵以待。

1979年2月17日,以广州军区为主组成的广西边防部队和以昆明军区为主组成的云南边防部队,发起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并在一个月内占领了越南北部20余个重要城市和县镇,消灭了越军在北方的有生力量,并在撤退回国的过程中回收了此前援助越南的大量物资,并沿途摧毁了越北地区的军事设施、公路、铁路、矿山等。

中国边防部队撤出越南之后,双方都宣布战争的胜利。这场战争令中越两国关系进一步恶化直至最低点。进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两国继续军事对抗,在罗家坪大山、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阴山等地区又相继爆发了边界冲突,时间持续达十余年之久。

(四)停战新时期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随着越南的靠山苏联的解体,中俄关系正常化,中越两国关系也逐步恢复正常,陆地边界也最终划定,但海上边界还存在分歧。

通过十余年的中越边境战争,中国维护了自身西南边疆的稳定。对越南方面来说战争的影响是持久的,国力遭到了长期消耗和破坏,最终不得不改弦更张。

三、战争过程

(一)战前准备

1、政治上的准备

当时的中国,主要的国家安全压力还是在北方的中苏边境,并且由于国内刚刚结束十年动乱,百废待兴,问题如山。而军队自1962年以来已经十多年没有打过大仗了(仅有1974年海军收复西沙群岛之战)。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推动国际反霸斗争,对越南打一仗,是需要下很大决心的。此时,邓小平已经复出,叶剑英、徐向前等老帅们决心坚定,中央政治局很快形成了高度统一的意志。

2、外交上的准备

通过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见识到了新中国的力量,以及中国在地区事务中的分量,美国国内开始有人主张同中国全面发展关系,以谋求在亚洲地区实现和平,同时对苏联在亚洲势力扩展进行遏制。而这一点,竟然同中国的利益惊人的一致,因为中国就是需要寻求这样的战略“盟友”来抗衡苏联。共同的利益使中美一拍即合,接下来基辛格秘密访华,中美开始关系正常化及建交谈判。经过双方的共同努力,1979年1月1日中美正式建交。随后,邓小平立即访美,向美国总统卡特通报了准备惩罚越南的情况,邓胸有成竹地说:“小朋友不听话,该打打屁股了!”回国时又途经日本访问,在被问及对越政策时,邓还是胸有成竹地说:“有必要对越南加以制裁”、 “目前正在考虑,为了惩罚侵略者,冒某种危险也要采取行动”、 “我们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

3、军事上的准备

(1)明确指导思想

由于越南与苏联签订了有军事联盟性质的条约,苏军在中国北方边境上陈兵百万,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在南方进行惩越作战时,必须要考虑到苏联在北方采取武力援越行动的可能性。一旦如此,战争规模就较难控制了。所以,打越南,必须速战速决、速歼速回,这是一个重要原则。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作战传统,主要表现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敢于向敌人纵深实施大穿插、大迂回,分割包围,断其一指,歼敌有生力量。因此,集中解放军多年建设积累的机械化兵力兵器,采取大迂回、大包围战术,一举吃掉越军在边境的重兵集团,尽快结束战争,是非常必要的。为此,1978年12月7日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决策发起惩越作战时,就明确了“以多击少,用牛刀杀鸡,速战速决,震摄越南侵扰中国边境及在东南亚进行扩张的气焰”的指导思想。

(2)调兵遣将

中央军委是按照东西两个作战方向来进行战役部属的,具体是:以41军、42军、43军、54军、55军和50军(不含149师)为东线兵团,由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负责指挥,从广西方向出击;

以11军、13军、14军和50军149师为西线兵团,由曾经在1967年率友好代表团进入越南北方考察过军事形势的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调任昆明军区司令员负责指挥,从云南方向出击。

解放军之战役决心:有限时间,有限纵深,集中优势兵力,迂回包围,各个击破,速战速决,歼敌速回。

    与此同时,与苏联、蒙古接壤的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新疆军区部队均进入临战的一级战备状态,以防备苏联军队支援越南而对我国进攻。这四大军区的乙种步兵师补充人员装备扩编为战时甲种师,各野战军离开营区进入野战地域。这也反映出当时中国认为主要的威胁在北方,因此在越南战场上投入的仅是次要兵力。

(3)箭在弦上

1979年1月8日上午,广州军区完成战役准备:4个野战军、1个地面炮兵师、2个高射炮兵师、1个铁道兵师、1个通信团、1个防化团、航空兵13个团另6个大队全部进入待命地点。

昆明军区临阵易帅,杨得志司令员于1979年1月7日中午飞抵昆明上任,与原司令员王必成进行了工作交接。8至10日,军区召开扩大会议研究作战部署预案。12日,总参、军区、军、师各级领导赴边境调研。同时,参战的11军、13军、14军和云南省军区边防部队,以公路、铁路输送紧急向边境开进,至1月10日凌晨完成战役展开,2月9日深夜完成了作战准备。

至1979年2月中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批参战部队共7个军22个师36万人已云集广西、云南中越边境,800余辆坦克、自行火炮和装甲车,9000余门各种火炮,3万余辆各种车辆,均已箭在弦上。

4、后勤保障上的准备

广西、云南党政部门按照党中央的要求,采取了相应的支前行动,动员了民兵、民工70余万人参战,

(二)战争打响

1、舆论表态

1979年2月17日,中国《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访问记《是可忍,孰不可忍——来自中越边境的报告》,实际上,这是对全世界宣布了中国的最后抉择。《人民日报》是第一次以这种口气说话。中国发动的“对越自卫反击、保卫边疆作战”,由此拉开了序幕,与此同时,解放军进行了一场名为赤龙之吼的军事行动。

2、陆海空全面展开

空中:空军航空兵13个师、1个航校、3个独立团、10个大队、1个电子干扰分队,出动各种飞机774架,担负境内巡逻防空任务;空军高炮和地空导弹部队担负机场对空保卫任务。

海上:海军南海舰队在北部湾川岛以西各港口集结各型舰艇120余艘和海军航空兵作战飞机170余架待命行动。针对苏联海军可能在南中国海采取军事行动,南海舰队组建了一支代号为217的舰艇编队,随时准备打击苏越入侵西沙群岛,以及破坏中国海上钻井平台,空袭中国沿海港口和重要设施的行动。

陆上:1979年2月17日(即农历己未年正月二十一日)凌晨,集结在中越边境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分别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对越南北方6个省11个县发起进攻。

3、双方投入

中国方面,总共动用了9个军29个步兵师(分别为:11军、13军、14军、41军、42军、43军、50军、54军、55军及20军的58师、广西军区独立师、云南省军区独立师、广西军区2个边防团另1个边防营、云南省军区4个边防团另3个边防营)、2个炮兵师(炮1师、炮4师)、3个高炮师(高炮65师、高炮70师、高炮72师),以及铁道兵、工程兵、通信兵等兵种部队近56万兵力,在约500公里的战线上对越南发动了突袭。

越南方面,越军以边境一线的6个步兵师(第3、第345、第346、第316A、第338、第325B师)、10余个地方团、20余个独立营及4个炮兵团应战,后期又陆续加入步兵第327、第337师和若干独立团、独立营、特工营、炮兵、工兵、通信等单位,参战正规军早期在10万人左右,此外还有数量庞大的武装民兵配合作战。

4、战争阶段

这场战争分为三个阶段进行。

第一阶段

1979年2月17日~1979年2月26日。

中国东线部队攻克高平、同登,西线部队攻克老街、柑塘,向越南境内突进了20-50公里。越军采取地方部队和公安、民军在边境一线节节抵抗,主力步兵师实施机动作战的战术,以空间换时间,与中国军队进行周旋。但因其兵力火力不足,战术保守,虽然给中国军队造成了较大伤亡,但仍抵挡不住,重要战略城镇纷纷陷落。

第二阶段

1979年2月27日~1979年3月5日。

中国东线部队攻占谅山、广渊,西线部队攻占沙巴、封土、铺楼,完成了预定作战任务,随即中国政府宣布从越南开始撤军。

    第三阶段

    1979年3月6日~1979年3月16日。

    中国军队边清剿边撤退,同时,炸毁越北境内的重要军政设施并掳获当年支援给越南的大量物资。越军从柬埔寨战场调回部分军队保卫河内,但其不敢和中国军队决战,只能远远尾随中国撤退部队。在撤军过程中,有少数中国部队遭到越南地方部队和武装民军袭击,造成了一定损失。3月16日,中国军队全部撤回了国境内,战争告一段落。

5、东西战场

据战前中国军队的情报侦察显示,东线广西当面为越军第一军区,部署有陆军9个师零9个独立团,在边境各县还有20余个独立营,作战部队约10万人,成两线配置。

第一线为高平、谅山、广宁省广大地区,部署有4个师零6个独立团。

其中第325B师位于先安地区,第338师位于亭立县太平地区,第3师位于谅山地区,第346师位于高平地区,广宁省43团位于芒街地区,244团位于河桧县地区,高平省567团位于重庆地区,852团位于班庄地区,677团位于茶灵地区,49团位于保乐地区。另外,在边境还有1个独立营。

第二线为河北省和北太省地区,部署有5个师零3个独立团。

其中第312师位于太原地区,第431师位于慈山地区,第327师位于东潮地区,第329师位于鸿基地区,第242海岛守备师位于锦普地区,河北省196团位于谅江地区,经济建设总局所属的38旅位于东幕地区,98团位于陆岸地区。

越军中排名第一的步兵第308师配置在靠近首都河内的春梅地区,作为越共军委手中的战略预备队。

在广西边境沿线,越军设有武装公安屯27个,其中在中国钦州地区防城县当面6个,南宁地区当面13个,百色地区当面8个。

西线云南当面设有越军第二军区,部署有陆军7个师零9个独立团,还有20余个独立营,作战部队约5.5万人,成两线配置。

第一线为黄连山省、莱州省地区,部署有2个师零5个独立团。

其中第316A师位于莱州省平卢地区,第345师位于黄连山省柑塘地区,192团位于谷柳、谷珊地区,741团位于封土地区,193团位于巴丹地区,254团位于拔坡、那马地区。在边境还有1个独立营。

第二线为河宣省、山萝省、永富省地区,部署有5个师零4个独立团。

其中第326师位于山萝地区,第344师位于义路地区,其他第334师、第341B师为生产师,第411师为训练师。

在云南边境沿线,越军还设有武装公安屯27个。

(1)东线战场

东线战场是中国军队的进攻重点,第一步主攻对象为高平地区的越军第346师和位于谅山、同登的第3师。越军第346师又称“高北师”,师部驻高平南俊,下辖步兵246团、677团、851团和炮兵188团。其中246团是师主力,又称“新潮团”,抗法战争时期组建,当时是越军总参直属主力团,曾担任越共中央警卫任务,参加过边界战役和9号公路战役,擅长运动袭击和防御作战。越军第3师又称“金星师”,师部驻谅山及以南,下辖2团、12团、141团和炮兵68团。该师原驻越南南方,1976年6月调至陆难陆岸地区,隶属第一军区,战前调至谅山地区。该师及141团曾获越南“人民武装力量英雄”称号,12团是该师主力,曾获“英雄团”称号,擅长进攻,能打近战、夜战,各级干部训练有素,实战经验丰富。

东线中国军队分为北集团、南集团、东集团,共3个军10个师兵力。其中南、北集团主攻高平,同时东集团进攻同登,牵制谅山方向的越军。1979年2月17日凌晨,东线中国军队兵分14路杀入越南境内。

北集团41军的122师兵分三路进攻高平北大门朔江,实施浅近纵深突破迂回,攻克坂洋,拦腰斩断了越军沿166号公路的防线,然后东西对进直取朔江。经5昼夜连续战斗,歼灭性打击了号称“新潮团”的越军第346师246团及部分地方军,共歼灭越军2100余人。同时,41军123师368团攻击茶灵方向的八姑岭和八达岭,有力牵制住了越军第346师677团,歼敌260余人,完成了预定的战斗任务。

北集团主攻部队41军121师和123师主力向高平西侧实施大纵深、大迂回的穿插合围战术,企图截断高平越军西退南逃之路。其中121师的穿插路程最为艰难,步兵轻装走山间小路急进,翻山越岭,穿林过河,长途奔袭80公里。沿路地形复杂、敌情不明、远离后方、补给困难,受越军大小袭击上百次,伤亡很大,后勤基本掉队,粮弹供应不上,部队饿着肚子拼命穿插,情形非常悲壮。最后虽然插到目标地班庄、董赛地区,截断了高平越军的西退之路,但各部因迷路遇袭和饥疲交迫而战斗力大减,再加上上级命令多变,导致该师没能迅速收拢进至高平外围,而是滞留于扣屯地区。

123师留了368团在茶灵方向牵制越军,只有2个步兵团配属坦克部队沿公路向高平西侧的扣屯地区实施穿插,全程90公里。在打兰地区遭遇越军袭击时,因指挥员情况掌握不准,加上通信联系不畅,造成错误理解上级命令,以致未能抓住时机果断进攻,反而后撤等待,从而贻误战机。最后,负责穿插的先遣队1个步兵营虽插到目标地扣屯,但兵力不足,只能持防御态势,也没有迅速进至高平外围。123师主力则滞留河安地区与沿路之敌激战,未能迅速打通公路跟进。不过也有收获,倒是打掉了那怀地区的越军第346师师部,敌师长黄扁山大校当时战场失踪。

上述情况表明,121师和123师都没有在预定时间内到达高平外围,协同南集团42军共同总攻高平。

南集团42军以124师和126师主攻,集中了此次对越作战中最大规模的装甲摩托化部队,从布局关突破,走牛车小路向东溪穿插。另以125师从水口关方向进攻,打通复和方向的3号公路。配属42军作战的43军129师从布局关以南地域突破,截断4号公路,阻击谅山方向的越军北援。

东溪穿插是高平战役的亮点。43军坦克1营用了不到3个小时就插到东溪,大出越军之意料。此后坦克部队坚守东溪3个多小时,直到后续步兵赶上来,表现了顽强的战斗精神。126师步兵跟随坦克一路恶战,进至东溪继续扩大突破口,为124师及后续坦克梯队打开道路。124师及坦克部队随126师之后跟进,从嫩金山地区加入战场,继续向高平挺进。越军炸毁了东溪以东的班翁山区水库,造成纵长约800米、宽约60-80米、泥水深1米左右的泛滥区,将42军的炮兵和轮式车辆都堵在水障后面。而125师多次攻击,没能打通复和公路,惹得许世友大发其火,不得不令54军162师加入复和地区作战。

54军是在对越作战打响2天后才加入东线战场的,因战事紧急,3个师分别去了不同方向。以160师协助41军在高平以西以北地区作战;162师协助42军在高平以东地区机动作战;161师配属给55军参加攻打谅山作战。其中162师值得书写一笔。先是接替125师进攻复和,打下孤山,控制了平江渡口,架桥沟通两岸,打通了水口关经复和至东溪的公路;然后北上高平,与160师协同围歼高平以北克马诺地区的残余越军;再冒雨连夜奔袭广渊,歼灭越军595人,打通了广渊至复和的公路;接下来在复和地区清剿残敌,一星期歼敌236人;最后又协同20军58师会攻重庆。162师在高平以东地区不断转战,长驱400余公里,纵深80余公里,哪里危急哪里去,显示了优良的战斗作风,因而受到了许世友的表扬。

124师和126师的表现也是很出色的。步兵搭乘坦克一路挺进,步坦协同战斗,连续克服了班波河谷、班翁水障、靠松山巅、东溪断桥、嫩金山口、弄梅隧道、楠囊断路、雅南炸桥、那外伏击、博山险隘等越军设置的一系列防线,粉碎了越军的10余次阻击,长途攻进70公里,终于兵临高平城下。此时北集团41军没有攻击到位,加上广州军区前指通报高平越军兵力情况不准,南集团部队在高平城下犹豫了2天多时间,延误了攻击时机。后虽打下高平,但并未寻获越军第346师主力,高平地区的越军大都散入了深山。许世友又将预备队先后投入高平战场,以121师出击纳隆,124师北攻茶灵,126师东进下琅,162师奔袭广渊并与58师会攻重庆,150师西出朗登,129师南下七溪,经过反复拉网清剿,才算大部实现了歼敌企图。高平战役中,中国军队共歼灭越军1.9万人。

在南、北集团主攻高平的同时,东集团55军奉命攻击同登、坂然,箝制越军的战役、战略预备队,使其不敢去援助高平。55军以163师为主攻,以164师和165师切入同登左右侧的坂然、班庄地区,在强大炮火支援下予敌全力一击。55军各路攻击部队采取两翼突破,穿插合围,分割歼灭的战术,突击火车站,探垄阻援敌,四打探某,强攻鬼屯炮台,争夺339高地,经过前后7天浴血奋战,终于攻占同登、坂然地区,歼灭越军“英雄”12团及地方军共4031人。与此同时,43军127师、128师在南侧的爱店方向突破边境,攻击禄平地区之敌,以阻截亭立地区的越军第338师北援谅山。

为争取自卫还击作战的更大战果,许世友和广州军区前指决心不失时机地继续攻打谅山,拿下这个省会城市,歼灭越军第3师,威摄首都河内。因越军总部已急调第327师、第337师、北太省197团等部北上来援,谅山地区越军猬集,兵力较多,防线坚固。许世友又将54军161师、50军148师2个步兵团加强给55军,在兵力上对越军形成了3:1以上的优势。同时,集中了师属以上9个炮兵团的优势火力,牛刀杀鸡,首先夺取外围要点,造成围攻谅山之势,然后一举拿下谅山。

谅山外围攻坚战从2月27日打到3月1日,历时2天多。东集团所属部队全部上阵,各阵地均迭经苦战,反复争夺,艰难推进,连续攻克了扣当山、扣马山、巴外山等要点,兵锋从西北、北侧、东北、东侧直逼谅山市区。3月1日上午9时30分,东集团集中了19个炮兵营的306门火炮猛烈轰击谅山,30分钟落弹近万发,谅山市被炸成了一片火海。这就是著名的“万炮轰谅山”,极大地打击了越军的斗志。炮击过后,163师和164师从北、东两侧奋力突进,经过2天战斗拿下了谅山北市区。越军退守奇穷河以南的谅山南市区负隅顽抗。原本中央军委的预定意图是打到奇穷河就可以了,不再前伸。然而越南的宣传机器肉烂嘴不烂,宣称“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市”。这下惹得许世友雷霆震怒,在中央军委指示下,指挥6个步兵营于3月4日打过奇穷河,攻占南市区,最远向奇穷河以南推进了5公里。谅山战役中,中国军队共歼灭越军1.05万人。

东集团攻击谅山的同时,43军127师、128师在东南侧攻歼了禄平地区之敌,歼灭了越军独立第123团和亭立地区北上的第338师一部,保障了55军的侧翼安全。

东线作战打到这时,态势已很明显。谅山被克,连接越北地区各交通枢纽的门户洞开,中国坦克部队可沿公路直取河内。越南首都一片惊慌,越南政府发出了全国总动员令,在河内市区挖掘防御工事,各国外交代表团也开始向河内以南转移。

然而,3月5日,中国政府宣布撤军了。

(2)西线战场

红河是云南中越边境的界河,宽160至200米,水深3至5米,不能徒涉。红河右岸,耸立着230、248、318、489、新官等高地,敌人重兵设防,控制要点,封锁河面。

西线中国军队的主攻方向是以13军、14军沿宽大正面的红河两岸发动突击,向西扫荡越军在坝洒、谷柳、岳山、谷珊设置的防御体系,向东拔除拔坡、班老、发隆、孟康的越军侵略据点,夺取老街、柑塘两个市,歼灭越军第345师,相继歼灭越军第316A师;同时,以11军攻击越南莱州省封土地区,歼灭浅近纵深越军,牵制越军第316A师东援,并继续前出。

1979年2月16日21时,主攻红河西岸的13军各部队利用夜暗大雨,秘密迅速地运动到红河边,用冲锋舟、橡皮舟在七个渡口偷渡红河。至17日7时,成功地渡过了4个步兵团、3个加强步兵营和1个边防连的1.2万余人。过河部队迅速占领了滩头阵地,控制了要点,掩护后续部队架设浮桥,引导坦克、车辆过河。当越军发现中国军队的渡河企图时,匆忙组织抵抗,但为时已晚。此时,13军的穿插部队已迅速向纵深地区前进,各先头过河部队也开始了围歼越军防御前沿支撑点的战斗。

37师111团2营以突然勇猛的战斗动作向230高地发起攻击,于7时30分攻占了该高地,全歼越军1个营部和1个加强步兵连。同时39师115团1营夜袭248高地,经过2小时激烈战斗,歼敌1个连和部分民兵。17日7时,13军炮兵炮击谷柳,防守越军一片慌乱,8时,三个舟桥渡口开设完毕。13时,13军主力全部渡过红河,投入战斗。37师的109团连续攻占了深店、152、171高地,歼敌128名;110团连续攻占了果沙、221、218高地,歼敌95名。39师115团连续攻占波光、251、305高地,歼敌90余名。38师113团和112团1营并7连,利用夜暗秘密接敌,采取断后路,包围住,先围而后歼的战法,围歼坝洒地区之敌。经过31小时战斗,攻占了坝洒地区,毙敌496名,俘敌44名,打出了被中央军委称为是“自卫还击作战的第一个歼灭战”。边防13团于18日入夜前,相继歼灭了东桑、楠密、谍兰、新官之敌,歼敌200余名。至此,13军从河口至龙博河的长达48公里的地段上全线突破,歼灭越军1000余人,向西岸纵深推进了5-6公里。

13军各部继续发展进攻,从2月18日10时30分至21日15时,仅用了3天多时间就攻占谷柳、保胜、谷珊西山、岳山一线,摧毁了越军的纵深防御体系,全歼越军黄连山省队192团和老街市队第6营主力,重创了越军第345师121团、190炮兵团,共歼敌2000余人,兵锋已直指越西北重镇柑塘。

老街是越南黄连山省省会,位于红河、南溪河交汇处,既有通往河内的铁路,又有公路和红河水运交通之便,是越西北的重要门户。越军在老街、小曹、53号高地地域内组织防御,部署了地方军2个多步兵营的500余人,以红河为屏障,依托高地凭险据守。其中在老街外围构筑了大量堑壕、永久性掩蔽部和土木质发射点,并对前沿主要目标和前进道路标定了射击诸元。

主攻红河东岸的14军令40师集中主要兵力兵器,首先歼灭老街之敌。40师令118团首先以一部兵力偷渡南溪河,歼灭小曹地区之敌,尔后转用兵力,采取分割包围,侧翼突破,侧后攻击的办法,歼灭老街地区之敌。2月17日凌晨,118团发动进攻。各攻击部队与防守越军反复争夺,将小曹地区的十几个高地打成了一座座血丘。18日下午,40师部队攻进至老街外围,开始了1979之战中的第一场城市攻坚战。越军兵力虽然不多,但抵抗得非常顽强。40师逐点攻击,将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的62式轻型坦克也拉上去,插入市区分割越军的防御体系。步兵快速跟进,逐点爆破老街的越军坑道和防御工事,一步步铲除越军据点。战斗至2月19日下午13时,老街终被攻克。这一战历时60小时45分钟,14军40师共击毙越军433人,俘敌4人。

封土位于云南省金平县当面,驻有越军莱州省队741团。该团3个营分别部署在布多、马鹿塘、巴南棍、麻栗坡、班绕散等地。此外,巴南棍驻有公安第33屯;巴沙山口驻有193团一个营。越军依托界河的制高点,设置了3至5公里的防御纵深,在纵深内的主要制高点上,又设置了第二道防御阵地,以便层层防守。

11军奉昆明军区命令,率31师及32师94团,并指挥云南省军区独立师、边防14团、昆明军区独立坦克团第7连,首先歼灭巴南棍、麻栗坡、布多地区之敌,尔后以一部兵力攻占巴丹,前出至南臊,主力攻占封土,牵制越军第316A师东援老街。

2月17日,11军按军区的统一部署,全线发起攻击。当日20时,攻占了西罗楼、金鸡塘、天泛、麻栗坡、巴南棍、马鹿塘、刘发烟、1298高地及布多。18日至20日,以大部兵力搜剿残敌,前出到白马河、大坪、巴保、布巴保地区。91团一个加强营攻歼了木桑地区之敌,为继续发展进攻创造了有利条件。经过两天准备,23日,31师在云南省军区独立师协同下向巴沙山口发起进攻。战至当日19时40分,全部攻占巴沙山口及附近各制高点,打开了通向封土县城的咽喉要道。从27日起,31师配属云南省军区独立师一部沿公路两侧逐步向封土逼进,先后攻占了11个制高点。3月3日19时10分,一举攻占了封土县城,并以一部兵力前出至冯登、王宝地区。在3月4日奉命回撤时,31师91团又加强云南省军区独立师第3团1营,北上向盘踞在班绕散地区的越军发起攻击。经3天战斗,歼灭该地区之敌322人,缴获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一批。

红河两岸的防御纵深体系被中国军队摧毁后,黎笋下令死守柑塘地区。柑塘是沿红河通向河内的重要枢纽,附近还有盛产磷肥的矿区,战略地位和经济地位都很重要。越军第345师仓皇调整部署,将其在红河东岸的一个营西调,协同121团在谷萨、典那、容菏、真尉地区构筑工事,阻止中国军队南进。同时,驻莱州省平卢地区的越军第316A师主力火速东援,企图侧击中国军队,夺回谷柳和老街,以解柑塘之危。2月21日,昆明军区传达了军委副主席邓小平关于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的指示,并下达了歼灭柑塘之敌的命令。当晚,13军召开紧急作战会议,进行具体部署,决定以39师担任阻援任务,攻占代乃地区,控制要点,组织防御,抗击越军第316A师东援,保证主力侧翼的安全;以37师从左翼、38师从右翼进行钳形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

22日下午,39师116团2营向代乃地区之敌发起攻击,经5小时战斗攻占了代乃及其周围的高地,切断了东援老街的10号公路。越军第316A师十分惊慌,令其148团进行疯狂反扑,企图夺回代乃,打通公路。39师116团和117团的4个步兵连依托有利地形,在师、团、营炮火支援下,顽强进行抗击。从22日到27日,连续打退越军30余次冲击和偷袭,歼敌900余人,未使越军第316A师前进一步。代乃阻击战的成功,分割了越军第316A师与第345师,保障了13军主力侧翼的安全,为歼灭柑塘之敌创造了有利的条件。与此同时,13军37师、38师向柑塘之敌也发起了猛攻。战斗于2月23日7时打响,中国军队集中564门火炮急袭25分钟,给防御越军以重大杀伤。随后,中国军队发起猛烈攻击,仅一小时就突破越军防御,连战连捷,当日挺进纵深7公里。经过一天激战,容菏、真蔚以北各要点大部被中国军队攻占,打开了柑塘北边的门户。24日,37师、38师以钳形突击,穿插迂回,勇猛追歼向柑塘方向的溃逃之敌。37师的109团沿郎箭、春增、郎顿边打边插,直插外波河吊桥;111团2营于19时40分,对柑塘之敌形成合围;110团围歼郎顿之敌后,于11时占领了郎顿地区。38师112团、113团攻占312、563高地后,继续向南急进。113团于18时55分插直郎娃东南无名高地,协同37师对柑塘之敌形成合围;114团营直插团结、嘉符,主力围歼柑塘磷矿之敌。25日下午,37师111团胜利攻克了越西北重镇柑塘。经过随后的搜剿战斗,除越军第345师师长麻永兰率残部逃过外波河外,该师整体崩溃,共被歼2600余人。

红河西岸越军遭到沉重打击的同时,东岸越军调集黄连山省队254团残部,第345师118团、124团,黄连山省队192团、永富省队194团等兵力,在南征、龙徽、丰年、575高地、坂高、得南、朗忠、班甘、南樟、班罗、东家、栋光、朗多、郎勒、为麻、巴米、郭参、珊嘎、铺楼等要点组织梯次纵深防御,企图扼守7号公路和红河东岸要点,阻止中国军队前进。14军决心以40师一部兵力进攻郎忠直插郎洋,主力向楠宗、班罗方向突击,切断守敌退路;42师先夺取坂高、575高地、班甘、半琴山等地,然后,向郭参、铺楼方向发展进攻;41师为军预备队,随时准备加入战斗。

2月21日,40、42师分别发起攻击。42师于23日19时攻占了坂高、班甘、575高地。40师118团抢占朗洋铁路桥,截断了红河两岸的通道。119团在歼灭南征南侧之敌后,主力插向班罗,于23日时切断了7号公路。120团于23日前相继攻歼了龙徽、郎忠、428高地之敌。为加快进攻速度,经军区批准,41师于23日在东家地区加入战斗,沿7号公路直插郭参;40师于郎多直插铺楼,控制红河渡口,切断越军逃路,尔后向北卷击,协同41师歼灭红河左岸之敌。24日6时,各部队向越军发起了猛烈攻击。40师120团于25日22时攻占了郎多,3月1日2时攻占了珊嘎东北侧无名高地,协同119团连夜冒雨直插铺楼。

3月2日12时,119团进至铺楼西北侧山梁,经过6小时激战,攻占了铺楼,控制了红河渡口。120团由铺楼回师北上,于3月5日攻占了巴米、郎连等地。41师121团向栋光穿插,切断越军退路。122团、123团沿7号公路两侧发展进攻,于3月1日17时50分攻占了郎勒、为麻地区。配属14军的11军32师94团、96团加入战斗,配合123团在为麻以东公路两侧发展进攻,先后攻占了郭参、春斗和楠卡南侧无名高地。14军红河东岸第二阶段进攻战斗历时12天,共歼灭越军2224人。

沙巴是越西北重镇,是通往越军第二军区所在地安沛的门户。这里自然洞穴和悬崖峭壁较多,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交通不便,机动困难。越军第316A师在代乃遭到13军部队阻击后,东援无望,在沙巴地区犹豫徘徊,企图以野战防线阻击中国军队进一步深入。昆明军区决定调50军149师、11军32师95团归13军统一指挥,歼灭越军第316A师。13军决定以149师447团和445团2营向新寨和大平地区实施穿插,断敌退路;149师主力在奔西爱、龙威松一线展开,沿公路两侧向沙巴实施主要攻击,歼灭沙巴地区之敌。这一仗打得非常艰苦。越军依托公路沿线的野战防御工事进行顽强的阻击和伏击,双方在公路沿线各高地上连番激战。越军第316A师的148团和174团都拼了命,149师攻击部队艰难推进。446团和445团(欠2营)血战4号桥,遇袭而阵脚不乱,奋力克敌,在沙巴之战中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右路穿插的149师447团连经格盖苗遭遇战、新寨北侧山垭口血战,克服疲劳和断粮,不顾牺牲,连续穿插作战7天,终于占领了黄连山垭口,切断了公路。所部红2连打得只剩能战斗的25人,1连也只剩下43人,全团伤亡达548人,表现了顽强的战斗精神。只可惜越军第316A师警觉较早,除留部分兵力节节阻击外,主力已先期向西撤过了黄连山垭口。经过连续7天苦战,149师沿10号公路攻进33公里,终于攻克沙巴,重创越军第316A师174团、148团、98团7营和沙巴独立营,共歼敌2300余人。

(三)撤军

至1979年3月4日,东线中国军队突入越南境内纵深50-100公里,相继攻占高平、谅山2个省会城市,以及河广、茶灵、广和、河安、通农、石安、重庆、长定、脱浪、高禄、禄平等11座县城和同登镇。共计歼敌40671人,击毁越军火炮340余门、坦克和装甲车45辆、汽车480余台,缴获火炮840余门、各种枪械11000余支(挺、具)及大批军用物资,同时对东线越北地区的军用、民用设施进行了毁灭性打击和破坏;西线中国军队突入越南境内纵深30-80公里,攻占了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市和重镇柑塘市,以及孟康、沙巴、坝洒、封土和保胜5座县城,前出到郭参、铺楼、外波河、黄连山垭口、封土地区。共计歼敌16481人,缴获了大批武器装备和军用物资,摧毁了西线越南浅近纵深境内的大量军用、民用设施。

至此,中国军队控制了越北地区诸多重镇,威逼河内的态势已经形成,自卫还击作战的战略目的和战术目标已经达到。1979年3月5日,中央军委下达撤军命令。随后各部队交替掩护撤退,并将占领区内的越南军政设施全部炸毁破坏,能拿走的机器设备全部拿走,并回收了大量当年支援给越南的物资。《对越战争亲历记》中说“连越南的牛见了163师的官兵都跑得远远的”。西线部队于3月13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东线部队于3月16日全部撤回中国境内,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告一段落。

四、战争影响

(一)各国态度

1979年2月22日,新华社汇总了各国对我自卫还击的态度:

第一,谴责中国,支持越南,要求我国撤军、停火的:苏联、古巴、捷克斯洛伐克、保加利亚、民主德国、匈牙利、波兰、蒙古、阿富汗、埃塞俄比亚、莫桑比克、阿尔巴尼亚、安哥拉和柬埔寨亲越的韩桑林政权。基本上是苏联及其卫星国。

第二,对中国表示遗憾,要中国撤军的:老挝、印度。

第三,反对中国、越南在越南和柬埔寨的军事行动有:加拿大、瑞典;并要求我国撤军的:新西兰。

第四,要求中国从越南撤军、越南从柬埔寨撤军的:美国、日本、东盟五国、澳大利亚、罗马尼亚、南斯拉夫、英国、意大利、荷兰、挪威、芬兰、伊拉克。

第五,对中国和越南都表示遗憾、希望越南和柬埔寨都能支配自己命运的:欧洲共同体的其他的国家。

第六,呼吁谈判解决问题的:埃及、马里、利比亚、马达加斯加、孟加拉国、塞浦路斯和北欧其他国家。

第七,公开声明不表态的:葡萄牙。

第八,支持中国的:朝鲜、民主柬埔寨。

(二)边境轮战

自卫还击作战结束之后,越南并未收敛,因为黎笋当初认为中国只是吓唬他而已,他万万没有想到中国真的会大兵压境重拳出击,此时的他可以说是恼羞成怒、百感交集,为报复中国,越军继续在两国边境上进行挑衅,其正规部队和民兵不断向中国境内农场、村寨、学校开枪开炮,打死打伤中国边境军民数以百计,迫使中国边民离开家园,穴居岩洞;致使31793亩土地难以耕种和管理,数十万亩橡胶无法收割,52所学校被迫停课。更有甚者,越军趁中国边防部队后撤之际,迅速占领了两国交界线上的许多骑线点,再次非法侵占了罗家坪大山、法卡山、扣林山、老山、者阴山等中国边境地区。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中国军队再次被迫自卫还击:

1980年10月15日,云南省军区边防12团和云南省军区独立师1团收复云南马关县金厂乡罗家坪大山。

1981年5月5日至6月30日,广西军区边防3师9团收复并坚守广西宁明县上石地区边境法卡山。

1981年5月7日至7月10日,昆明军区14军42师126团收复并坚守云南文山州边境扣林山。

1984年4月28日,昆明军区14军40师收复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境内老山。

1984年4月30日,昆明军区11军31师收复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杨万乡境内者阴山。

1984年5月15日,昆明军区14军41师收复云南文山州麻栗坡县境内八里河东山。

从1984年4月至1993年3月31日,在老山、八里河东山、者阴山地区坚守防御作战期间,昆明军区、南京军区、济南军区、兰州军区、北京军区、成都军区、云南省军区的部队先后参加了轮战。

随着国际形势变化和中越关系改善,1989年10月开始,中国边防部队适时减少参战兵力,逐步收缩防御阵地。1990年2月13日,中越之间发生了最后一次战斗:

1990年2月13日凌晨,越南人民军以一个排的兵力对老山前线我方64、66号阵地实施偷袭。64号阵地往左依次是62、61、60、57、662.6阵地。当时值勤的一位副班长,首先发现了敌情,越军特工也发现了他,用微声冲锋枪朝他开火,他腿部中弹,卧倒后迅速还击,战后被记二等功。当时,中越边境局势已经缓和了很久,守卫此地的成都军区守备第1师2团官兵换防数月,精力弥漫无处发泄,发现敌情立刻还击,顿时老山一线枪声大作。主峰、松毛岭、东山我军火力点纷纷开火,团炮群也开炮猛轰,霎时间全线硝烟弥漫,地动山摇,此战越军被歼至少5人,我军1人负伤。1990年9月和1992年3月,该团奉命先后组织人员平毁了越南边民在楠木坪争议地区种植包谷,以火力驱逐了在我662.6阵地前沿建房的越南边民,从而牢牢控制了战场的主动权,实现了中央军委对越保持适度军事压力的意图。1991年11月,中央领导同志视察该部,为该部题词“戍边卫国”,并为该部记集体二等功。

这次战斗之后,边界线基本归于平静。

1990年2月15日,成都军区云南前指正式将老山战场对越防御作战指挥全部移交云南省军区前指后撤销。

1993年2月10日,中央军委批复成都军区解除老山地区防御作战任务,撤销云南省军区前线指挥部,边防部队转入正常国土守卫,停止空军航空兵和地空导弹部队在中越边境轮战。成都军区决定:1993年3月31日前云南省军区前指撤销和各支援保障分队撤离,边防2团于1993年4月1日零时由防御作战转为正常守备。

轮战期间的海空情况:

海军方面,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出动各种军舰150艘次,起飞各型飞机780余架次,在北部湾中心线中国一侧海域和空中警戒巡逻,监视苏联和越南舰船的活动。

1988年,中越两国海军在南沙群岛海域爆发了军事冲突,中国海军由此收复了南沙六个岛礁。

空军方面,在整个对越作战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调集航空兵13个师,1个航校,3个独立团、10个大队、1个电子干扰大队,各型飞机774架,起飞3131批8500架次,有效遏制了越南空军可能的空中威胁。

1984年3月18日,地空导弹50营在广西中越边境击伤越南人民军空军苏式米格—21P侦察机1架。

1987年10月5日,地空导弹第3团97营在广西龙州境内上空击落越南人民军空军苏式米格—21P侦察机1架。

(三)华裔落难

受中越交恶的影响,在越的华侨、华裔持续受到越南当局变本加厉的歧视并被迫移民。他们之中很多人被迫成为船民逃难,而最终移居到澳洲、欧洲或北美的其他亚裔社区,也有部分华侨、华裔回到中国境内定居。

(四)双方损耗

这场战争的影响是持久的,我们可以用反向思维的角度,去看对方的损耗: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国人民解放军东西全线推进越南北部境内纵深30-50公里,最远达100公里。收复了被越军侵占的中国领土浦念岭和庭毫山地区;攻占越南北部高平、谅山、黄连山、莱州4个省的3个省会、1个市、16个县城、3个镇以及广宁、河宣两省部分地区;歼灭性打击了越军第3、第345、第346师,重创第316A师另7个团、25个营(队),部分歼灭了越军第325B、第327、第337、第338师另12个团(旅),拔除了35个公安屯,共歼敌57152人(击毙47700余人,击伤7270余人,俘虏2173人);缴获各种火炮916门、各种枪支和火箭筒及40榴弹发射器16062支(挺、具)、汽车236辆、苏制反坦克导弹817枚、导弹22枚,击毁坦克和装甲车54辆、火炮781门、汽车594辆,炸毁导弹基地3个、机场3个、导弹发射架2个,同时摧毁了越北的大量军事、政治、经济设施。

在1980~1989年的中越边境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共歼灭越南人民军4万人以上。在整个十余年的中越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共毙伤俘越南人民军和其他武装人员10万人左右。

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中国人民解放军共消耗弹药2.38万吨,其中炮弹106万发,子弹5500万发。作战期间,中国人民解放军毁伤坦克和装甲车228辆(其中被越军击毁44辆)损毁汽车490辆,损毁火炮(主要是82毫米口径以下的迫击炮和无坐力炮)百余门。中国人民解放军共减员3.4万余人,其中牺牲和失踪8500余人,负伤和非战斗减员2.5万余人。

根据越南国防部军事历史院编的《越南人民军50年(1944~1994)》(军事译文出版社有中译本),1979年2月17日,中国出动60多万军队,数百辆坦克装甲车,数千门大炮,在广宁至莱州的整个北部边界全线对越南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经过30昼夜(2.17日-3.18日)的战斗,越南军民消灭和重创中国3个团18个营,击毁和击伤550辆军车(坦克装甲车280辆),击毁115门大炮和重型迫击炮,缴获了大量武器。

(五)越南之见

战争的影响仍在持续着,今天的越南仍然维持着世界上较为庞大的陆军规模,其中的一些原因就是出于对中国的担忧。时至今日,越南依然视中国为其最大威胁。

(六)中国收获

1、政治上的收获

一是体现在此战不光打碎了越南妄图称霸东南亚的黄粱美梦,更告诉其他国家不要在中国周边搞事情,否则当年的越南寡妇村遍地就是它的下场。

二是中国的战争观更加成熟,在不惧战争的同时,会更加珍视采取“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手段去争取和平解决争端问题。

三是加快了中美建交的进程。由于当时还处在冷战时期,苏联与美国在全球存在着广泛的利益冲突。而此时,中苏关系也已完全破裂,这使得中美走到了一起,并最终实现了建交。有人说,1978年12月柬越战争(又称柬埔寨战争)爆发,而耐人寻味的是,紧接着,1979年1月1日,中美在接触多年之后终于正式宣布建交,并随即在1979年2月17日中国与越南爆发了战争。时间之连贯,不能不说这是极具针对性的一系列政治动作,尤其宣布建交的时间相当有选择性。

四是捍卫了主权。尽管1979年的中越战争双方并没有因为此战就马上解决实际的边界问题,边境冲突一直持续了整个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期,但是,打了更相识!1999年,经过多年谈判,中国和越南终于签署了边界条约,虽然具体分界线仍然被保密,但这次的条约中包含了较小的边界调整,一些土地被归还给了中国。越南官方媒体报道新边界事实上于2001年8月左右开始实施。

2、改革开放的提速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打狗给主人看”;还有一句话,叫做“一石三鸟”。越南挨揍,苏联自然难受;刚被赶走不久的美国自然高兴。随着中美建交,西方国家多年来对中国封锁的“坚冰”,一下子就被打破了。此战之后,中国便与西方国家开始了所谓的“十年蜜月期”,同时也是对苏联的一个教训。所以,有观点认为,对越自卫反击战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奠基之战。事实上,中国在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意志更加坚定,改革开放的步伐迈得更大。

3、强军步伐的加快

此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1962年中印战争之后至今为止一次较大规模的对外战争,通过此战,中国军方领导层发现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战斗力已经与当年拉开了距离。此后,中国军方开始了逐步的现代化建设,尤其是中共十八大之后,更加快了全面强军的步伐。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同志特别关怀“最可爱的人”,强调不要让英雄既流血又流泪!十九大之后,为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加强退役军人服务保障体系建设,建立健全集中统一、职责清晰的退役军人管理保障体制,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国家成立了退役军人事务部。(来源:世界应急博览,作者:温元麟,原标题《中越战争解读》)

=======================================

作者简介:温元麟,当年曾是威震敌胆的解放军特种部队教官之一。国际应急求生救援高级专家,世界应急救援锦标赛冠军及最佳教练,国际特种兵比武冠军教练,国家国防教育师资库专家,国家防灾减灾基础研究科学家,国家安全政策专家,政府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专家,国防战略高级研究员、军事学教授、高级经济师、高级政工师,管理学博士。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家庭应急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