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进入新时代: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对安全健康的要求日益增长


我们的愿景:


让中国民众成为有高急商和终身安全能力的人

本站首页 | 会员中心 | 注册 | 登录

中国家庭应急新媒体

关于我们  本站专稿  在线留言  服务提示  2018 Copyright ©   中国家庭应急网 版权所有   邮箱:china@jtyjw.cn   备案号: 赣ICP备14007432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中国.南昌.西湖区抚生路388号   邮政编码:330025

家庭应急网微博

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家庭应急网手机app

中国家庭应急网官网

老山战役被俘军官汪斌的经历

来源:
危险商数网
2021/01/08 10:41
浏览量

 

 

19844月的老山收复战之后,我军开始在老山和者阴山地区实行坚守防御作战的作战方针,一来是拒敌于边境之外,二来则是为军队提供练兵的机会,这也就是著名的两山轮战

在整个两山轮战期间,我国投入了数十万兵力,涉及到的部队几乎涵盖了所有大军区。也正是通过这样一种轮战的方式,我军久疏战火的部队或多或少都得到了实战训练,与此同时还给越南军队造成了相当沉重的打击。

而作为两山轮战的揭幕战,老山收复战可以说是我军与越军打得最激烈的一仗。中越双方都在这场战斗中投入了相当大的兵力,力图占据这个中越边境上最重要的战略要地。

汪斌,正是在这边惨烈的战斗中不幸被俘的。

汪斌于1957年出生在山东,在1976年时,年仅19岁的他便积极响应了国家号召参军入伍,后被分配到昆明军区14401181营,成为了一名战士。

 

 

在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以后,昆明军区负责西线战场,当时汪斌所在的部队也被派上了战场。在对越作战的过程中,汪斌和战友都表现得相当优异,他所在的营部还被评为了英雄营,而他本人更是立下了不少功劳。

 

 

由于在战场上的优异表现,汪斌回国后便升任为了12连的副指导员,不久后随着越南在我国边境的挑衅不断加剧,他再次跟随部队上了前线,想要再次收拾收拾越南人。

在老山收复战发起后,汪斌所在的1营奉命执行敌后穿插任务,负责攻占76号高地和1072高地,从而形成内外夹击,断敌退路,阻敌增援。

完成任务以后,1营主力继续沿49号高地和48号高地向老山方向发展进攻,以配合团主力全歼老山地区之敌。

不过在1营开拔之前,14军军长张景华却突然改变了14军的穿插路线,他命令部队把这条线从山脚下提高到了山坡上,要求部队从80号和59号高地之间越过边境,再沿79号和78号高地向1072高地方向实施穿插。

按照张景华军长的预想,这条路线能够更好地利用老山山高林密的地形特点,保证部队的行动隐蔽,从而达到出敌不意的效果。

其实这个想法在可行性上并没有问题,毕竟奇兵往往是致胜的关键。但让我军没有想到的是,在与我军多年的交战中,越南方面已经摸索出了一套我军的穿插习惯。

所以针对我军所有可能进行的穿插路线,越军都布置下了周密火力,而当时张军长临时改变的路线就在其中。

于是,在1营的行进过程中,他们遭到了越军猛烈的炮火进攻,瞬间使得我军动弹不得。而且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越军使用的手雷都是瞬发引信,这种炸弹只要碰到树枝就会爆炸,并且弹片还会在空中呈伞状分布,杀伤力极广。

因此,在越军的猛烈火力阻击下,1营官兵损失惨重,特别是汪斌所在的2连,伤亡几乎过半。

当时连长王仕田和指导员高少林都先后被炮火炸成重伤,副连长丛明更是被直接炸死,可以说当时2连已经陷入了绝境。

就在这时,汪斌果断接下了指挥重任,他一边指挥战士们利用地形对敌军反击,一边组织部队躲避炮火全速前进。最终在经过汪斌的有效指挥后,2连终于冲出了危险地带,并顺利与营部汇合。

由于当时撤离紧急,汪斌并没有来得及组织战士们将烈士的遗体带走,其中就包括副连长丛明的遗体。于是,在与营部汇合后,汪斌当即向营长刘年光提出了一个请求,希望能够带领战士将丛明的遗体找回来,坚决不能让其落在越南士兵手中。

要知道我军在战场上一直都有不抛弃战友尸体的良好传统,因此,刘年光营长当即批准了汪斌的请求,还让他带着司务长和通讯员一同前去。很快,三人就向敌纵深搜索前进,但就在摸到48号高地时,他们却意外遭遇到了一个越军的小分队。

 

   

 

在看到汪斌等人后,越军立即开火,司务长和通讯员相继中弹倒地,而汪斌本人的左腿也受了重伤,难以挪动身体。

本着誓死不做俘虏的信念,汪斌打算引爆身上的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但不幸他的意图被敌军发现,一个越南士兵当即用枪托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背上,致使他直接昏死了过去。

当时汪斌身上背着861指挥机,而且手中还握着指挥旗和望远镜,这些东西直接暴露了他指挥员的身份。

对于越南军队而言,他们想要抓到我军俘虏都相当困难,更不用说像汪斌这样的指挥员了。所以,汪斌当即受到了越南人的重视,他也由此成为了在老山地区被俘虏的唯一一名指挥员。(我军在老山地区总共被俘虏6人,其余5人都是战士)。

等到汪斌醒过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发现自己被绑在树干上动弹不得,有人正在拖着他走。在听到越南人的声音后,他当即明白了自己被俘的事实,无尽的耻辱感和绝望感瞬间涌上心头,他甚至希望我军的炮弹能落到他的面前把他炸死,但结果并没有遂人愿。

到了第二天,越南人将汪斌关在了一个监狱里,并且解开了捆绑他的带子,给他戴上了手铐。在越南人出了监狱后,汪斌得以静下心来,但他却根本就接受不了自己被俘的事实,非常想要一死了之。

当时汪斌正好看到地上有从他身上解绑下来的带子,于是他便将带子绑在了监狱窗户的栅栏上,然后将自己的脖子套了进去。不过就在这时,前来送饭的越南士兵正好撞见了他的举动,所以他立即就招呼了几个看守,一群人呼喊着,赶紧冲进房间将汪斌解下来。

在看到汪斌想要自杀后,越南士兵怒不可遏,于是他们暴打了汪斌一顿,然后将房间里所以可能用于自杀的东西都带走,并且还特意派了人看守他。

没过多久,汪斌就作为战俘被押送到河内,成为了阶下之囚。而且越南人为了从他口中撬出有用的情报,还对他无所不用其极,各种酷刑都被他们所用上了,其中就包括了电刑。

在不断的审讯和折磨下,汪斌的身心都受到了相当严重的摧残。在这段时期,汪斌还被迫写了一封信。(注:组织最后认定他没有变节。)

 

 

 

眼见劝降无用,越南人也只好放弃,但他们依旧没有中断对汪斌的折磨,不断对他进行报复。在漫无天日的监禁和折磨下,汪斌在监狱中还自杀过一次,但同样被越军发现,又是一顿毒打。

后来汪斌还想通过绝食来解脱,但越南人为了不让他饿死,硬是连续几天按着他的头灌米汤,迫使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个念头。

到了1986年秋天时,已经接近崩溃的汪斌还越了一次狱,并且成功逃出了监狱的围墙。但可惜的是,由于身体太过虚弱,汪斌在逃跑途中被越南人截获,结果依旧是一顿毒打。

在长达五年的俘虏生涯中,汪斌可以说受尽了越南人的折磨,除了恶劣的生活条件和较差的饮食标准外,越军的拳打脚踢更是家常便饭。因此,生不如死的生活使得他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体重也是急剧下跌。

后续随着中越两国在边境冲突中的缓和,两国就交换战俘一事达成了协议,决定在1990119日于友谊关与同登零公里处举行战俘遣返仪式。我军释放17名越南被俘人员,而越方释放包括汪斌在内的5人。

在完成交接仪式后,汪斌终于看到了来自祖国的亲人,他顿时泪如泉涌,已经年过而立的他哭得如同迷失后归家的孩子一般。

当时汪斌的体重已经锐减到了37公斤,我军交接人员在看到他的身体后都不得不感到心疼,同时对越南人充满了愤怒。要知道,汪斌当时才32岁,他本该是个身强体壮的壮汉。

顺利回到祖国以后,汪斌先是在南宁办理相关手续,待了近一个月。随后他被昆明军区接回了云南,回到了他的老部队40118团,并在团卫生部接受治疗和调养。

在经过医生的检查后,汪斌被确诊患上了多种疾病,其中包括风湿性关节炎、胃下垂、胃出血、偏头痛、严重失聪等,由此可见他所受的虐待之深。

在医院除了接受治疗以外,汪斌还不得不接受组织上对他的审查,而且持续了整整一年。而且当时军中有不少关于汪斌变节投敌的传言,这让汪斌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为此他还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这也使得他在病痛的折磨和高度的精神紧张下苦不堪言。

不过让汪斌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接受审查期间,有一位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前来看望了他,也正是此人的到来,让汪斌有了信心去面对最终的调查结果。这个人,正是陈赓大将的二儿子陈知建。

 

 

陈知建曾经担任过重庆警备区副司令员,后被授少将军衔,可谓是将门虎子。当时他正好是40师的副师长,在了解了汪斌的情况以后,他特意前去慰问了汪斌。

在见过汪斌以后,陈知建非常同情他,为此,他还专门对汪斌勉励道:如果我们相信了那些你变节投敌的传言,是绝对不会来看你的。既然我们来了,说明你的问题有了答案,希望你放下包袱。

这位副师长的话如同一抹甘霖洒在了汪斌趋于干涸的心灵上,也正是他的这番勉励,使得汪斌对最终的调查结果充满了信心。因此,汪斌对陈知建非常感激,与此同时他也坚定了自己对党和军队的信念。

终于在经过一年多的审查后,组织正式对汪斌的问题作出了结论:汪斌在被俘期间,没有投敌叛国行为,恢复军籍、党籍和干部职务,并授予上尉军衔。

此番结论下来,汪斌再次泪流满面,而几年间所受的折磨与委屈,也终于一朝冰释。

此后汪斌一直就在部队中养伤,到了1993年,完全康复的他选择离开了部队,转业回到了山东故乡。后来在地方政府的安排下,汪斌得以进入山东省邹城电力系统工作,也算是得到了国家和社会的补偿。

纵观汪斌在老山战役中的经历,他是非常不幸的,因为他不仅没能抢回战友的尸体,反而自己还成为了俘虏,承受了常人所难以想象的痛苦和折磨。但和那些牺牲在了战场上的战友比起来,汪斌又是幸运的,毕竟活着,才是最好的结果。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汪斌之所以能够在能够活下来,除了他对越南人有着作用外,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有着足够坚强的毅力和信念。也正是这份毅力和信念,将他的生命升华到了新的高度,他也足以因此而受到人民的尊重。

不过对于我国而言,战俘一直都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特别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战俘在回国后很容易受到不公正的对待。但通过组织这次对汪斌的处理我们可以看出,一些固有的观念正在被悄悄改变,这对于部队现代化而言,显然不是一件坏事。

要知道,只要战争存在,那么战场上就必然会有俘虏的出现,这是不可避免的。而且纵观近代战争,因为不可抗拒因素被俘的士兵也大有人在,特别是中国军人,基本上被俘都是因为各种极端因素,很少会出现向美军那般举着白旗大摇大摆投降的情况。

    因此,在对待俘虏的态度上,我们必须分类视之。对于那些被迫被俘,且熬过了敌人严刑拷打都没有出卖国家的战士,他们配得上人民的尊重;而对于那些贪生怕死,置国家大义于不顾的人,他们则是叛徒,他们也必将被钉在耻辱柱上!

(来源:今日头条@江郎说史)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危商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