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进入新时代: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对安全健康的要求日益增长


我们的愿景:


让中国民众成为有高急商和终身安全能力的人

本站首页 | 会员中心 | 注册 | 登录

中国家庭应急新媒体

关于我们  本站专稿  在线留言  服务提示  2018 Copyright ©   中国家庭应急网 版权所有   邮箱:china@jtyjw.cn   备案号:赣ICP备1400743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中国.南昌.西湖区抚生路388号   邮政编码:330025

家庭应急网微博

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家庭应急网手机app

中国家庭应急网官网

悔恨自己伤了母亲毁了媳妇害了儿子

来源:
新华网
2018/08/01 09:56
浏览量

 

 

 

        《中国家庭应急网》讯,“围猎”,意谓四面合围而猎,又称狩猎、打围。古人狩猎,首先要掌握动物的活动规律,然后提前布好诱饵、陷阱,伺机合围,这是人类最早掌握的基本谋生技能。

  当下,“围猎”花样翻新,披上了各种外衣,仍频现社会生活中。比如,某些不法商人处心积虑成为猎手,某些领导干部不知不觉沦为猎物,最后落入陷阱、无法自拔,以致失去自由、家庭和前途。

  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委原书记侯新华就成了这样的“猎物”。2017年8月10日,云南省纪委发布消息,宣布对侯新华进行纪律审查。日前,侯新华接受了有关采访,55岁的他满头白发,声声叹息中,这名傈僳族汉子痛心疾首。

  小学三年级才学会汉语,受惠于党的民族政策才走出高黎贡山的偏远山村;组织悉心培养下,36岁官至副厅,随后主政一方;曾担任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州长、云南省林业厅党组书记。本应谋一方平安、促一方发展,他却因一念之差,一步错,步步错,终成千古恨,留下深深惋惜和沉痛教训。

  “肠子都悔青了、肝都悔疼了……”侯新华试图想出更多的词描述他欺骗组织后的悔恨。据办案人员介绍,在云南省纪委初核组与其谈话的12天当中,侯新华与初核组人员软磨硬泡,发誓赌咒,装疯卖傻,指着谈话人员破口大骂,拒不交待问题。

  2017年7月底至8月初,专案组与侯新华谈话期间,他虽口口声声说自己没事,但内心十分恐慌。办案人员介绍,侯新华把电话卡毁坏、扔进了滇池,还将别墅里的监控存储硬盘取出来销毁。并安排其子购买了10部老款手机以及10张电话卡,交由其家人、驾驶员等人用于与其联系,商议转移物品等事宜。

  在此期间,侯新华安排其子将家中的现金以及手表、玉石等贵重物品转移至昆明市某朋友的家中。经对上述物品进行查验,共计现金人民币332万余元,美元6万余元,港币30万余元等。另外,还有名贵手表10块,玉石饰品25件,以及大量名贵烟酒等礼品,分散转移到多个朋友亲戚家中。

  说一套做一套,表里不一,是侯新华的一大特征。他曾多次在大会上讲反腐倡廉,信誓旦旦地说“凡是有人打着我的旗号来楚雄办事都不要理会,并把他抓起来送到公安局”,私下里却贪污腐化。

  讽刺的是,2017年6月底,在感到因自身的违纪问题可能被组织调查后,侯新华还带领楚雄州副厅级以上领导干部到云南省纪委警示教育基地接受教育,并在现场作了一番讲话。结果,此后不到一个月,他就被宣布接受组织审查。

  “我的老母亲一直以我为荣,如若知道我做的这些错事,定会给她造成毁灭性打击。这个问题,是我进来后想得最多的,也是悔得最多的。”侯新华回忆说,上小学时,有次作业本和铅笔用完了,母亲知道后,天没亮就背着八十多斤蚕豆,翻山越岭步行几公里到县城去卖。蚕豆八分钱一斤,八十多斤能卖六块多钱。县城一顿热乎饭卖一毛钱,一个作业本也是一毛钱。为了买作业本,母亲没舍得买份热乎饭,就着凉水吃了出门时带的饭团。“每当想起这些往事,我都会心酸掉泪。”

  侯新华当了厅级干部后,每年春节回家,他的母亲都提醒说:“家里吃穿住行用的都够了,千万不要拿人家的东西。”刚开始几年他还牢记这些教诲,但随着职务升迁和思想松懈,就将其当成了耳旁风。“觉得那是老一辈的为人处世方法,我不一定要遵守。”

  背后为他默默付出的除了其母亲,还有其妻子。“我爱人是我初中到大学的同班同学,也是80年代的大学生。”在侯新华眼里,其妻子是极其明事理的人。“当初我俩在一栋大楼里上班,她从来没有来过我的办公室,怕对我影响不好。尤其是我去怒江工作后,两人聚少离多,她要养育小孩,照顾家庭,但她从来没有抱怨过什么。”

  在侯新华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么多亲人为他默默付出、无私奉献,然而,换回的却是什么?是他越来越盲目自信、骄傲自大,是他在违纪违法的道路上越陷越深,是他内心越来越强烈的自私自利!

  侯新华儿子就读于昆明市某学校,但因成绩不好,求学很不顺利。大学毕业后,其子因为工资低,受别人鼓动,决定做生意。“儿子不成器,对他影响很大。由于老婆孩子长期不在身边,没有教育好儿子,基于补偿心理,他会处处帮着他。”办案人员介绍说,其子瞄上某铅锌矿后,通过买进卖出一转手,就赚到了近400万元。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一下子办成这么大的事,只需他爸的一个电话。

  儿孙自有儿孙福,人生还是要靠自己努力。“如果当初让他自己的路自己走,不用溺爱来弥补对他教育上的疏忽,哪怕孩子工作辛苦些,但他的生活慢慢也会有起色,不至于今天和我一起接受调查。”侯新华说。

  采访结束后,在为侯新华扼腕叹息的同时,也不禁让人思考更多。党的十八大以来,不少领导干部“落马”的原因,正是由于没有抵制住“围猎”。现实中,很多“围猎”正是披着人情往来的外衣,隐藏在看似温情脉脉的情谊中,逐步让领导干部放松警惕、丧失原则。因此,领导干部应格外注意自律、慎独慎微,与他人的关系清清爽爽、干干净净,才不至于“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作:程威、何咏坤,原标题《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委原书记侯新华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家庭应急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特别提示】获取更多家庭应急资讯请点击进入中国家庭应急网新媒体统一入口,一站式关注中国家庭应急网官方网站、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家庭应急网微博等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