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进入新时代:


人民美好生活需要对安全健康的要求日益增长


我们的愿景:


让中国民众成为有高急商和终身安全能力的人

本站首页 | 会员中心 | 注册 | 登录

中国家庭应急新媒体

关于我们  本站专稿  在线留言  服务提示  2018 Copyright ©   中国家庭应急网 版权所有   邮箱:china@jtyjw.cn   备案号:赣ICP备14007432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南昌
  地址:中国.南昌.西湖区抚生路388号   邮政编码:330025

家庭应急网微博

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

中国家庭应急网手机app

中国家庭应急网官网

做母亲就是陪着孩子一起成长

来源:
360个人图书馆
2018/06/08 17:41
浏览量

 

 

 《中国家庭应急网》讯,说起孩子,我就觉得一句话:我们当妈的,就是陪着孩子长大,就是陪着他一起成长。我们就一个孩子,这些年来,我总结了孩子的四个阶段,不知道对不对。

    我觉得在六岁之前,他就看样子。所以爸爸妈妈要有个好样子。经常就是笑,给他轻松的感觉,他就看着我们,他没有压力、没有拘谨,看样子,学着我们的样子。

    到了六岁之后,我觉得这个孩子他就照着我们做。你就引领他,这样做,他就这样做;这样叫人,他就这样叫人。你教他怎么做,他愿意跟着做。

    十二岁以后,又不行了。我觉得就是凡事商量,跟他商量。他就觉得,啊呀,他跟个小大人似的,你跟他商量,他就愿意乖乖地跟着我们做。

    到了十八岁以后,我觉得,通过跟儿子相处,就是怎么样?要跟他分享。很多事情,我就是跟他分享:我是这么想的、我是这么做的、我是这么走过来的,他就很能够接受。所以一直在分享当中。

    我总结了这几个阶段。这个孩子,从小,我们就特别地爱他、疼他,衣食住行安排好、照顾好。同样的,我也没忘了给他立很多的规矩。比如说在两岁的时候,第一个规矩,就是吃饭要坐下,谁说都不行,我说,要坐下,不坐下就不给他吃,坐下以后才喂他吃,教他怎么吃。他就知道“我坐下才有饭吃”。后来他长大了就说:哎哟,妈,两岁就给我练定力。我说:是练定力,但是要有规矩。

    孩子五岁的时候弹钢琴。我当时也不会,我就陪着他,一直陪了八年。这个孩子在六岁的时候,他就知道列自己的作息时间。起来以后,歪歪扭扭地写上几点干什么、干什么。我觉得当时我都很心疼他。他把自己看电视、玩玩具的时间,也都列上。没关系,我的要求就是照着时间做事。他就看着电视,那个眼睛就看着表,看着电视的时候他就看着表。到了点了,他就要去写字,或者就要弹琴了。把电视一关,他就按照时间。

    前年,我们老同学见面还说,啊呀,那会儿想想孩子七岁多,有一天晚上我们到你们家,(孩子)说,你回妈家去送东西了。孩子(和我们)说说话,到了点了,他就爬到琴凳上去了,说:阿姨你坐,我要弹琴了。她说:你陪着我们,妈妈又不在家。他就指着表说,到点了--是他该弹琴的时间。

    所以后来,他挺感谢妈,说,特别会安排时间,直到现在。他长大了就知道,当时那个规矩的好处。

    我记得,在上学之后,有一天晚上,他在房间里学习,我看他那个房门关不上,我就一看,他坐在门边上听电视。你说,当妈的,看看,又可怜他,但是又要心硬一点。我从那天,我就告诉自己:孩子还小,还要陪。从那会儿开始,我在他学习的时间,尽量地不去忙自己的家务、搞自己的事情,尽量能让他在感觉到我的空间里,陪同着他,就这么陪着他。

    到四五年级的时候,他的课程,他没学完,我先学完了。每到考试,我就给他把题出好,他都跟小朋友说:到我家,我妈特别会出题。就考前算我给出的题--其实就书本那点东西。所以孩子你陪着他的时候,他慢慢地就养成了自觉的学习的习惯,就好了。

    在他七八岁,我们觉得,就蛮尊重这个小孩子的,离着也远了,不能老跟他,我们就建立了家庭会议。不是常开,都是我想起来的时候,想修理他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坐下来,开会了。开会的时候,一定是我先带头检讨我自己,哪儿做得不好了、哪儿出了问题了。他一看我举手发言,他也抢,他就说,他哪儿做得不好,把他在学校里干的坏事都暴露出来了。这个,我们就有的放矢地了解他,指导他,帮助他。这个时候爸爸一定就会:妈妈,你要注意什么了-你看妈妈这个地方做得不对。

    我跟儿子,我领着孩子一直非常地尊重父亲。父亲下班回来,我们俩跑到门口去迎接;父亲走的时候,送一送;爸爸说什么,我都会说,“爸爸说了”。从来孩子没有对抗过父亲,在我们记忆当中,从来没有过,非常的尊重父亲。所以爸爸一说、一点评的时候,我们俩都要注意,特别是要他要调整自己。

    后来开到十三岁,他就说:家庭会议都是冲着我来的,你们俩开吧,我不开了。你看,他长大了,他就来劲了。不开就不开吧,我们就说:好吧。那个时候我常说一句话,“儿子,你现在就是有男子汉逆反期”,我说,“什么时候能过去?”“还没过。”我说,“儿子,逆反期还没过?”“还没过。”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这样说说,提醒提醒他,也蛮乖的这个孩子。

有犯错误的时候,比如说我们家有个游戏室的风波。有一段时间,我翻翻他的书包,看到他的书包挺乱的,而且我发现了一些牌儿,后来我听爸爸说,是游戏室的。有一天,我跟他谈了,他就说:妈妈我还剩下这几个。那个意思,是花了钱买的,要用完。我就想,不知道怎么办好。

    但是过了两天,我就忍不住了,我就跟他爸爸说,不行,我着急。跑回家打电话给他爸爸:你得去给我看看。爸爸就到游戏室去找,还真找着了。找着之后,爸爸在后边看着他,他下意识地发现了,爸爸就说:打完了这一局吧。他就打完了,拎着书包跟着爸爸就--爸爸后来描述这个场景说,在车上两个人都没说一句话。回到家交给我了,接着哭了:我都跟你说了,我打完了这些牌儿就不打了,你还让爸去抓我。那个意思:没面子。我就说:是的,妈妈答应你了,但是妈妈心里着急,这个地方咱不能去,妈妈觉得这个地方从现在就不能去。跟他讲了很多道理,他也就平息了。然后就跟我说:爸爸还打呢。告状了。我一听,我知道,他老爸也有的时候玩玩游戏,我觉得这是不是他舒缓压力的一种方式,大人有数,我也不好说。但是儿子提出来了,咱就不能不管了。我就找到他,我就说:儿子说你也打。爸爸就笑了。从那儿以后,两个人就不再进游戏室了,都改了。

    所以这个事,我也说,这个爸爸不能随便做事。你不让孩子做的事,你千万别做,要不然他就学。他可能还想打得更好,要较量你一下子。所以不让孩子做的事,咱坚决不能做,咱得树立榜样。

    后来,比如说还有学习上,考试不合适的时候,他躲着我了,我也尽量体谅他。你越是这样,他也没有耽误学习,自己考上了重点中学,又考上了重点高中,没到十七岁,就出国到英国读书去了。在英国,我当时真舍不得他走,但是孩子也学习蛮好,有了这个心愿,咱就让他出去闯荡闯荡,依依不舍地送走。我就那个电话一天到晚跟着。他每次接到电话都哈哈大笑,他很爱笑,“太好了,妈妈,吃得也好,住得也好”,住在老外的家里怎么怎么样。

    其实,不怎么好。因为第一次回国,我去机场接他,我差点没认出来。大长的头发,比我还长,然后瘦得那个样子,好可怜,最后秤一秤,将近瘦了四十斤。第二天一早说:妈妈,赶快带我剪头发。我说:我以为你们留学生就是这样的发型呢。他说:不是,国外剪头发太贵了,不舍得。赶快剪头发。

    然后他慢慢地,其实是他们学校有一个采访我们娘俩,他才讲出来在国外有多苦:出去吃不饱,然后语言不通,又是水土不服,人际关系又很难于--小孩子不会搞好人际关系。我说:你怎么不告诉我?他说:妈,我要告诉你,你多担心,然后就是,不是我回来,就是你去了。怕我心疼,所以他就这样坚持在国外这五年。我们去国外看他,又见了校长,他还得了一些奖,包括学习成绩,真的不错。

    回国以后,他在英国是考入了电子工程系,在伦敦大学,考进去。后来回国要实习一年,再出去深造。但就在这一年里,他看见父母特别努力去工作的这个场景之后,有一天他一早醒来说:妈,怎么晚上你那么晚回来,早上我还没醒你就走了,你还真干!我们俩平时还开玩笑,但他问我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说:儿子,你走这五年,爸妈虽然干得不怎么样,但我们是真干。说着,我又去忙。

    就从那儿开始,他就慢慢地了解我们的企业,有的时候来看看,有的时候来帮帮,后来慢慢地还给我设计一些表格、软件。帮着帮着就帮进来了,到现在没出去,也出不去了。从边缘的工作:帮着开车送毛巾,又在企划部,后来,两年前,我先生就把他推向执行总经理这个岗位上去了。我们员工都说,这个龚臣像上了发条的表,猛转,就是一天到晚就干活那个意思,不停。确实是很努力,能力不怎么样吧,但是真干。

    我特别高兴的是,二○○八年底,我们才接触了《弟子规》、传统文化,这是孩子跨越式的一个提升,包括对父母的态度。之前,他进来(公司)之后,明明心疼我,其实有的时候还惹得我不开心。他就说:妈妈,你总是讲心灵成长的课程,你让一让,我们要讲营销,把西方的这套管理要引进,如何如何的。我又急,他爸就说:我有数,你甭担心,到了一定的时候,我就把他拽回来了。其实我还是非常地牵挂。学了传统文化,他才知道,道德文化才是一个企业的根啊,他就慢慢地转化过来了。到现在,他不断地自己带头分享,学习《弟子规》,带头日行一善:妈妈,怎么样的,我们的爱心基金怎么样捐款?他就跟着尽做这些好事情。我就说:你的成长就是团队的成长,能够这样,我就放心了,大方向没错。

    所以我就觉得,传统文化真正使我们能够去安心地支持着孩子,配合着一起工作。孩子的成长,我觉得父亲确实也是一个榜样。

    你看这些年,我儿子回忆起来他就说,“在我的脑海里,有这么几个画面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一个是十三岁的时候,我考重点中学……”他特别刻苦学习,爸爸有时候回来心疼他,要跟他说说话,就说:儿子,不用那么用功了,爸爸一张支票,保证把你送到这个好学校。他说:我才不呢。(后来)他说:爸爸当时没有逼我好好学习,他这一刺激,我还非自己考上不可。他说:其实后来我很感谢爸爸的这个刺激。

    他说,再一个就是,在国外,到了最后要选择考哪个学校、哪个专业的时候,他就跟爸爸商量。爸爸就说:儿子,老爸不懂,全靠你自己选择了。他说:从那一刻开始,我就觉得,是自己要对自己的未来负责任了。他说:爸爸当时如果帮我选择,我可能还会觉得有些事情,还是爸爸说的;越是爸爸让我自己选择的时候,我觉得,我要给自己很慎重地做这样一个选择。

    包括现在,他就说:老爸跟我谈一次,就够我用半年的。他很佩服父亲的智慧。他说:妈妈,在战略的眼光上,我们永远不要怀疑老爸。他就这样说。他就很佩服他的爸爸,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着,反正现在,你看还叫我是总经理什么的,其实我已经回到了企业的源头,走进学校,教新来的学生们了,我已经在企业行政方面从来不干预什么了,我就做教育。这次又请教老师,老师说要《弟子规》回去扎根,怎么样每个周给员工、给姑娘们上课,我就有了方向了。所以我的重点的工作已经在这里,是先生和孩子,现在,包括一个团队,托起了这个企业。

    所以我就觉得孩子的成长,在我们一路这样的陪同下,也看着孩子长大了,现在看着是一个很勤奋、很努力、很快乐的小伙子。甚至我们就说,要谁来帮他的时候,他就说:就让我好好地尝尝做企业的滋味。这些年来我摔了这么多的跟头,我要把这个企业做好,真的做不好的时候,我想想,我要拥有自己的健康、拥有自己的勤奋和我自己的快乐,我还可以再重新起步。

    我觉得他想留下的这些,也是我们想要的,他就拥有这些勤奋和努力,他可以走好自己的路。我们也觉得挺开心的。(作者:刘芳,原标题《涵养女德 美丽人生》)

[免责声明:本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国家庭应急网只是展示方,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特别提示】获取更多家庭应急知识请点击进入“中国家庭应急网新媒体统一入口”,一站式轻松关注中国家庭应急网官方网站、家庭应急网微信公众号、家庭应急网微博等平台。